技术中国客户王翔:全面解读高通的中国节奏

王翔:全面解读高通的中国节奏

时间:2011年11月29日
王翔现任美国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高通公司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和运营。同时,王翔还管理高通CDMA技术集团的中国区业务。 在就任这一职位前,王翔担任高通 面板出货电视8月全球大尺寸面板出货5,921万片美元英特尔半导体晶圆代工法说会来临 景气风向乐观可期TD-SCDMA测试终端芯片及测试存在技术瓶颈 LTE商用或将延期缺陷晶片光刻KLA-TENCOR针对28XX缺陷检测系统推出的新XP升级 提供更强的灵敏度、产能、缺陷良率相关性生产商市场中国人民币升值给中国消费电子制造商带来挑战批评新闻线索邮箱TI与 MangoDSP 针对高级视频监控应用推出低成本方案求FUJI FEEDER维修指导电流电压工业Intersil推出40V JFET输入运算放大器ISL28210飞利浦关系业务NXP向台积电转移90纳米制造业务 外包制造成主要模式

王翔现任美国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高通公司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和运营。同时,王翔还管理高通CDMA技术集团的中国区业务。

在就任这一职位前,王翔担任高通CDMA技术集团副总裁,负责高通公司中国区的芯片业务和客户支持工作。在他的领导下,高通公司不断拓展和深化中国市场合作伙伴关系,制造厂商客户数量增长迅速。

王翔在半导体和通信领域拥有20余年的丰富经验,对下一代移动通信的发展有着前瞻和全面的理解。在加入高通公司之前,他曾任职于包括摩托罗拉、朗讯/Agere在内的多家全球领先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的重要职位。

王翔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学士学位。

为中国企业提供差异化服务

刘东:今年4月,你出任高通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半年多来,你的工作重点是什么,取得了哪些成效?

王翔:我在高通工作了近8年的时间,4月份接手高通大中华区以后,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挑战。我以前一直负责产业链以及支持保障等方面的工作,如何带领整个团队加快企业的发展以及如何服务本地市场,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

我做了很多沟通工作,因为沟通确实很重要。现在商业环境非常复杂,竞争对手多,客户也有不同层面的需求。怎样调动公司的资源以满足运营商在本地市场的需求,怎样有效地把需求传递出去,使总部决定把合适的资源放在中国市场,放在最需要的地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如果没有合适的资源,业务是很难发展的,这个地区的客户也都会受到影响,这是内部的沟通。外部沟通也很重要。3G技术带来的不仅仅是语音和短信等最简单的服务,还有很多比较复杂的服务,主要是与3G有关的服务、各种内容以及增值业务的提供。因此,与客户之间的沟通就很重要,要了解什么是他最需要的。

高通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我们就像一个创业公司一样,实施一种比较扁平的管理,从而保证自己的信息、需求、问题能够快速地送到应该到达的层面。在这个方面我们做得不错,所以在过去半年时间里,我们的业务有非常好的进展。我们过去做的很多努力现在已经看到成果,比如在智能手机领域,我们给越来越多的客户提供了智能手机解决方案,在中国已经拥有60多家客户;在运营商方面,我们支持中国电信实现了业务与3G用户的快速增长,同时也支持了中国联通WCDMA的增长。

在未来,我认为保持沟通依然非常重要。对明年的发展,我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因为在持续的努力下,中国的企业已经逐渐成熟起来了。

刘东:高通在中国已经拥有60多家客户,对于不同类型的客户,你们是如何通过差异化的专利授权和商业模式,如何通过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和产品,满足他们的实际需求的?

王翔:高通在中国目前有65家客户,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这60多家客户是直接跟高通发生合作关系,并直接用我们的技术开发他们的产品的。通过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合作伙伴,辐射面就更大了。

每个客户都有不同的需求,比如说有些新客户,他们可能只针对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设计出用得起的3G手机,还有一类客户针对海外开放渠道市场,还有一些是针对中国的品牌客户。这些客户设计出产品来,用OEM的方式把他们的产品交给国内或者国外的品牌厂家,由他们再做成终端产品卖到市面上。这些不同类型客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所以支持他们不同的需求也是一个挑战,在商业模式和资源支持方面都是挑战。

对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客户,像中兴、华为、TCL,他们有非常强的独立团队而且针对某些运营商独立定制很多产品。我们的新产品都是全球同步发布,从而保证这些中国的大客户在第一时间拿到最新的软件、最新的硬件平台和技术材料,跟他们一起支持他们的研发,这是一种模式。

还有一类客户,他们需要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尽快地从一个平台生产出各种不同款型的产品。对这类客户,我们现在在做一些平台级的产品,让他们能够比较快地上手,缩短上市时间。

还有一类需求是针对中国本地市场的需要。比如满足运营商在开放渠道市场的需要,比如双模双待,一个手机要支持CDMA和GSM,或者WCDMA,需要两张卡。我们也做一些本地化的工作来支持这类客户的需求。

刘东:高通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以来,业务发展很快。近两年,高通中国区业务已经占高通整体业务的20%以上。从全球布局的角度,高通是怎么看待中国市场的,你们将采取什么具体措施,在中国市场开拓新的增长点?

王翔:中国应该是高通公司业务增长最快的一个区域,高通中国区业务已经占高通整体业务的20%以上,今年这一数字还在增长。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首先,我们有非常好的优秀合作伙伴,中国已经逐渐成为全球的手机制造中心和研发中心。其次,我们有很好的客户资源,而且这些客户不单支持中国市场,在我们的技术平台上,高通是跟他们一起从海外市场做起来的。发达国家或者很多发展中国家先上马了3G,中国2009年发了3G牌照以后,这些中国企业等于是回到了主场。

所以,中国市场实际上涵盖了国际、国内两部分市场。做好中国市场,同时也把握好海外市场,很重要。尤其是国内的企业,通过这几年在海外市场上的磨砺,实际上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具备了很强的研发和市场开拓能力,已经成为全球3G和未来无线通信终端领域、系统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回想在2G或者模拟时代,几乎没听过中国厂家的名字,现在要谈到3G网络的部署,中国企业是非常重要的,谈到终端也有很多令人眼前一亮的中国企业的名字。所以,未来中国市场对高通非常重要,我们会在国内给予持续不断的投资,跟国内企业进一步加强合作。

多频多模技术支持TD-LTE发展

刘东:3G在全球范围发展很快。中国3G的发展与市场预期还有一定差距。你怎么看这种状况?中国企业需要突破哪些瓶颈才能实现更好更快发展?

王翔:首先,要有一张好的网络,我相信运营商还在持续不断地完善网络。好的网络是提供服务的基础。还有就是如何以更加开放的心态,调动产业链的力量给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需求。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这种态势了。

在我看来,最核心的问题在于,3G技术所提供的业务是不是普通消费者所需要的,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能不能推出一些真正让普通消费者接受的服务。

我觉得,现在机会已经成熟了。

中国在2009年1月发放3G牌照,到现在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其中,中国电信有先天的优势,它可以在CDMA20001XEV-DO网络上架设3G,这是非常平滑的过渡;中国联通也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其3G网络的建设。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两家运营商都以非常快的速度完成布网并不断优化。未来会有更多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基于频谱使用率和服务的需求,转到3G网上来,所以3G的发展会更快。问题的核心是我们的终端能不能提供一个很好的渠道,把与3G有关的独特服务区分于2G的服务带给消费者。很多年以来,推动3G发展的时候大家都在说杀手级应用,实际上并没有人发现某一个或者两个所谓杀手级应用。移动互联的一组应用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不同的用户体验,这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

智能手机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3G的服务要由终端来承载,要有支付得起的终端而不是昂贵的终端。未来智能手机会给3G服务带来很多变化。目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在关注智能手机发展,实际上他们有非常“激进”的智能手机计划,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智能手机终端这个渠道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服务。从扩大智能手机渗透率的角度来说,千元手机乃至千元以下的手机,能够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而不只是宝塔尖5%那部分消费者,也能够用得起移动互联服务,这样这个服务就能逐渐开展起来了。我对3G明年的预期还是比较乐观的。

刘东:高通对于基于中国自主标准的TD—SCDMA产业的发展,在很长时间内采取观望态度,介入比较晚。你们如何看待TD—SCDMA的市场前景,在参与TD—SCDMA发展、TD—LTE演进过程中,高通将会发挥什么作用?

王翔:高通做TD—SCDMA的产品研发是比较晚的,我们总是希望能够给这个技术带来一些独特的东西,不想做一个大家都能做的东西。我们跟中国移动有很多讨论和合作,在上海世博会的时候和他们一起演示了TD—LTE的解决方案,希望能够用多模解决方案给TD-LTE的商业化带来价值,能够让运营商解决多网之间的漫游以及产业链规模经济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于运营商更重要。我们会往这个方向努力。

TD-LTE这个技术有它的特点,在全球有很多频率资源可以用,非常有前景。我们一贯非常看好这个技术,跟中国移动的合作也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也在鼓励印度和其他国家运营商在TD-LTE方面的努力。

我们会全程积极参加中国运营商和政府的技术试验网等。

我们对外宣布支持TD-LTE的芯片,这款芯片实际上集成了FDD和TDD。在国际上有一些运营商在FDD这个领域里已经开始做一些部署,这些产品的成熟对于以后TDD的发展也会做出很大贡献,因为都是兼容的技术。明年上半年就会看到有很多数据卡产品和终端出现,明年下半年就会有比较高端的智能手机产品面世。

对于任何技术的成熟,工程师都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比如说有1000个技术问题,这1000个技术问题是要花时间解决的,不可能跳过去,这些问题需要脚踏实地去解决。高通的优势就是有好的工程师,在3G乃至LTE、OFDM这些技术上有很多积累,我们相信有能力给中国的用户提供一个好的商业解决方案。

刘东:高通作为CDMA数字无线技术的先驱,成立初期也面临着标准、市场、资金等方面的挑战。

依据高通的经验,你对中国发展TD—SCDMA产业及TD—LTE演进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王翔:国内企业实际上面临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和形势,TD技术发展到今天已经达到商业普及的阶段。国家非常重视下一代通信产业发展,已经把它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国家有这样的整体政策,让我觉得中国企业的机会是非常好的。中国企业有很多优秀素质,非常务实,尤其对短线和中线抓得很准,知道做什么,不做什么。还有,中国企业愿意吸收新的东西。

当然,克服技术难关可能是一个长期痛苦的过程,要付出艰辛努力。我们也是一步步走过来,而且还正在走。解决技术问题,有高峰有低谷,只有经过努力,以合作的态势相互合作,共同攻关,才能达到真正的成熟。

技术驱动千元智能手机

刘东:智能手机在全球市场呈现爆炸性增长态势。你们如何看待智能手机的市场、技术走势?

王翔:智能手机之所以能够快速占领市场,主要是解决了几个技术问题。从高通这方面来看,第一,我们走的方向是高集成度。从传统上讲,手机有两类,一类叫特色手机,还有一类叫智能手机。传统上智能手机由两部分组成。首先要解决的是无线通信这部分技术,叫调制解调器技术,再加上一个应用处理器来处理跟应用有关的内容,比如说第三方的操作系统。我们把应用处理器和调制解调器做在一个芯片里面,也就是说一颗芯片里面有多颗核,有一个DSP或者处理器处理各种需求。这样做的好处是集中度高,产品比较小,功耗比较低。对于手机,功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指标。手机是要天天用的,要有较长的待机时间,如果只用了半天就没电了,肯定不能用。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我们技术的积累,我们的产品能够实现在800MHz乃至1GHz的处理器下,电池续航时间更长。当然我们也在推动芯片制造技术的进步,比如从90纳米到65纳米、到45纳米到28纳米的技术,更低的线宽意味着更低的功耗和更低的成本。

刘东:刚才你说千元左右的智能手机将成为推动市场增长的重要力量。高通是智能手机专利和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你们在进一步降低智能手机成本方面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

王翔:这是特别重要的问题,我们通过技术进步持续不断地提高集成度。比如说现在是45纳米,将来做成28纳米,实际上是用技术进步的方法来降低成本,而不是人为降低成本。因为人为降低成本是不可持续的,通过技术降低成本才是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也提供更好的软件支持,提供更好、更稳定的软件来减少客户手机的上市时间,减少他们做客户化定制时所产生的麻烦,为他们提供一个好的工具降低研发成本。研发一款手机是比较贵的,如果我们能够提供好的软硬件平台,他们在做二次研发的时候就能够节省成本。我们做一次研发能够摊薄所有客户的研发成本,这个杠杆是最重要的。

高通提供的不光是芯片,更多的是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提供一个平台,不见得是完全设计好的服务。我们会把软件和硬件做得性能更稳定。我们争取跟软件合作伙伴做更多的测试,让他们用起来更方便。

刘东:国际电信联盟无线通信部门(ITU-R)已经确定LTE-Advanced(包含我国提交的TD-LTE-Advanced)和802.16m为新一代移动通信(4G)国际标准。

有观点认为,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到4G,已经接近理论极限,你们如何看待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趋势?

王翔:大家都公认4G技术以后是基于OFDM的,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好的积累。另外,几年前高通曾经收购了一家公司,叫Flarion,这家公司拥有诸如OFDM等非常多的专利技术。因此我们在4G方面有着领先的技术。

4G商用实施方面涉及解决多模、多频的问题。每个国家和地区的频率资源是不一样的,怎样在一套系统里解决对行业内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怎样让合作伙伴充分利用3G技术和现有投资给他的客户提供服务,是我们持续投入的另外一个重要目标,比如EV-DO版本A、版本B、EV-DO增强型、HSPA+等等很多其他新技术。

高通也有很多新的技术研发领域,比如扩增实境的应用,未来可以实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对接,当我用手机拍摄一栋大楼,手机就可以自动跳转到它的网站或者其他基于位置的应用。另外还有显示技术mirasol,现在可以提供一些商业产品了。相对于以前的黑白双色,彩色显示技术用在手机显示、电子书等产品上的好处就在于非常省电,而且不受外界光线影响。还有无线充电器,这是一个无线充电装置,只要摆放在家中的桌子、茶几上,手机、笔记本电脑、照相机等等需要充电的产品就可以充电了。

高通也在关注比较新的领域,比如无线医疗产品、消费电子类产品等。美国医疗市场支出占GDP的比例越来越高,现在已经超过17%,将来会到20%,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我们工作的核心是通过无线技术为消费者提供方便,而不是作医疗产业本身。去年CES我们做过一些无线传感器的演示,把可佩戴传感器戴在身上,或是植入体内,通过无线网络,医生就可以远程获取数据和影像。我们不会做医疗器械,我们会把现有的无线技术运用到这些领域。

未来3G、4G时代,如何使用带宽有无限的可能。

三星台湾新台币台湾DRAM:最大问题不在汇率而在售价中国市场业务Scott McGregor:连接一切是博通高速增长动力嵌入式市场处理器嵌入式处理器市场前景良好 出货达百亿三星市场集成电路中国IC市场增速连续5年下降低迷态势延续电池单元电量电池管理电子设备如何增强电池的安全性产业台湾业者下一次DRAM巨浪来袭 台湾会是手无寸铁电流可调工作采用 ThinSOT 封装的反激式控制器在 150oC 工作传感器电路功耗Avago推出光学近接式传感器APDS-9120英特尔技术电源电子早9点:无电池UPS挑战传统电源观念
SIEMENS SIPLACE 西门子 03042330-01 Push bottom SIGNUM 3SB3 w. pos. latchingPanasonic KME 松下 Next Production Modular NPM KXF0ARXAA00 CAP SFA-005Panasonic KME 松下 Next Production Modular NPM N510017354AA BOLT Hexagon socket head cap screw M4X20-10. 9 A2J (Trivalent)SONY 索尼 SI-E1000 MK2 MK3 Compact-Sized Chip Mounter贴片机 CAMERA ADJUSTING BLOCK 4-719-939-02FUJI 富士 CP6 CP-6 CP6-4000 CP-642 CP-642E CP-642ME CP-643E CP-643ME CP-65 CP-65E WAF3320 BKTAssembleon安必昂Philips飞利浦PLATE. X-DETENT CAL. WVM 532246612076Assembleon安必昂Philips飞利浦Vision board assy 949839600591YAMAHA 雅马哈 YV200 YV200G YV200XG KGT-M9222-00X PLATE 1 CLAMPJUKI Zevatech 东京重机 KE-2020 High Speed Flexible Mounter 高速通用贴片机 E86097210A0 CAL BLOCK CIRCUIT BOARD ASM.SIEMENS SIPLACE 西门子 03013018S01 HOSE/DP VACUUM C+P 1JUKI Zevatech 东京重机 KE-2050 KE-2050R KE-2055R Chip Shooter 高速贴片机 KE-2060 KE-2060R Flexible Mounter 高速通用贴片机 40002263 OP 232C CABLE(R)ASM.Panasonic KME 松下 Next Production Modular NPM N510045262AA GASKET 65TSV7-7(KD3) L=100Panasonic KME 松下 Next Production Modular NPM N510044949AA CARD-READER YD-8V06-G8H30210Hitachi日立 Sanyo三洋 CT Type 8mm 16mm 24mm 32mm 72mm 12mm Embossed Feeder Accessories 供料器配件 飞达配件 4110022600 SCR FLT 3X6 M3X6FLTJUKI Zevatech 东京重机 KE-1070 KE-1070C HIGH-SPEED CHIP SHOOTER 高速贴片机 E2206725000 BU SHAFT L
1.42646193504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