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轮的是乾隆苏州河 苏州河,黎明来敲门

苏州河,黎明来敲门

文章发布时间:2015/7/28 18:11:41

 

 

新营销环境下的骡子法则传统照明将被取代 LED胜者为王评论:中国钢铁业的虚假繁荣柳州市大幅减少矿山数量 今年共减少采矿权23个降低“四流”成本促进消费

兖矿轻合金“回头看”巩固提升教育实践活动成果5月25日丙烷收盘下跌产能过剩严重纯碱、烧碱等化工行业难抬头IMC2015年寄语:与客户互利互惠、共同发展景德镇陶瓷获世博会“千年金奖”奖牌及证书山河智能SWE470LC管桩机下线销量下滑25% 库存长达143天 进口车商深陷困境硅酸钙板隔音效果好 卧室吊顶新选择工业4.0:新背景下机器人彰显四大显著变化山河智能大型地基固化设备扎根新加坡市场杜邦公司在深圳设立杜邦工程塑料技术中心多地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 风电光伏迎发展机遇生意社:中石化出台8月聚酯切片结算价全球铝土矿、氧化铝行业发展态势苏州河,黎明来敲门重卡降三成一季度卡车产销再走低06月23日铜多空指数为55.6武钢关停3座电炉摩根士丹利:铝的基本面将好转三代粘虫发生趋势预报国际废钢市场或接近底部纱线展:新型纤维技术受追捧涤纶长丝行情动态快报-盛泽化纤市场(6.6)我国工程机械产品创新发展形势探讨分析龙山农机监理实现免费霍尼韦尔UOP再获两套中国烯烃工艺技术订单中铝力拓签约开发西芒杜铁矿 总投资达200亿美元2015年我国棉纺市场:下游消费旺季难持续马未都:别透支黄花梨的信誉地坪涂料、防水涂料面临转型期国产干燥技术仍需提高 创新才能成就品质钢价连续暴跌 国内钢厂大面积停产检修太仓港举行木材检尺队业务技能比武活动我国机械工业进出口市场调查:预计全年仍将呈现温和回升之势针对矿山事故频发 国家安监总局牵头整顿回收食品包装研究报告令人鼓舞无资质小企业小作坊非法加工走私废纺织品污染环境中液液压件:液压元件的专家低压变频器在风电行业应用前景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将取消 棉价纱价或大跌

王唯铭
王唯铭

  5.民族工业哺乳下的小火轮

  苏州河上第一条小火轮叫什么名字?又系哪家工厂所造?一句话,民族工业哺乳下的小火轮起源如何?

  先读当年这样一篇文章,它叫《创始火轮船考》:古无火轮船,有之仅一百四十年耳。外国创始火轮船之人名雅乃登,时为外国耶稣降生之一千七百三十年,即中国之康熙四十五年也。火轮船有明轮、暗轮之分。明轮船创始于美国人名贝因,船工名弥勒,时为外国之一千七百七十八年,即中国之乾隆三十二年,此美国轮船之始也。后英国人名赛格生,亦造一轮船,时为外国之一千七百九十一年,即中国之乾隆五十八年,此英国轮船之始也。越十年仅于英国河中行之,又越二十四年有人名长生者始驾轮船至印度国大获利。

  文章写到了火轮船的来历:美国人贝因创始于1778年;英国人赛格生创始于1791年。美国人不说他了。英国人,在发明了火轮船后,最初十年,只是在自家内河往来行驶,也因此,可以这样断定,马戛尔尼1793年出使大清国时乘坐的只怕还不是火轮船,要到1840年,维多利亚女王为维护帝国利益而宣布向大清国开战时,火轮船,这种崭新动力(310328,基金吧)的船只才飞扬跋扈地来到中国,并在南京下关江面上迫使耆英之辈签订了国门洞开的条约。

  在上海,1852年的老船坞出现,意味着外国铜匠的进入,更意味着以瓦特为代表的英国工业文明的进入,它们给上海带来了一种崭新的文明和文化。方举赞的发昌铁铺以自己的方式作了一个民族主义的回应,问题是:排水量115吨的“淮庆号”可以说是上海乃至中国的第一条小火轮吗?另外一个问题是:“淮庆号”是否于这个时期从老垃圾桥的桥堍下出发,载着晚清的才子佳人或名媛淑女一同前往无锡赏梅?或,洞庭山看水?

  可以判断和确定的是公茂机器造船厂的出现和发展,堪称民族原动力的一次迸发。

  光绪十四年,也就是1889年,公茂机器造船厂诞生在上海,从时间上说,要比发昌铁厂晚上许多年,但与发昌铁厂有一点相同,起步维艰,是从小得不能再小的通裕铁厂发展而来,只有当它成为上海小火轮制造的翘楚时,才被上海市民(无论中西)通称为“老公茂”。

  “老公茂”的始作俑者来自浙江镇海,名叫郑良裕。与发昌铁铺相比,“老公茂”紧贴苏州河,它的发祥之地便在新闸桥下,那道光与咸丰年间发展起来的新闸镇边。郑氏先在新闸镇里租上民房三间,召来工人若干,做的是机件修理的生意,也许还没有一只发昌铁铺般的炉子,这个谁又知道呢?而今看来,郑良裕虽然在晚清上海滩始终没有做到朱葆三般的规模与格局,但他不缺眼光也不缺魄力,也一定不缺手段,没有多久,他看中苏州河在航运方面的远大前景,率先组建了老公茂航运局,下辖平安、新平安、大通、宝华、新宝华、平阳、大华、裕隆、元大等名号的火轮船,其中相当一部分日夜行驶在苏州河里。

  想象一下这幅画面:晚清的某个黄昏,暮色悄无声息地随着苏州河的潮水涨了上来,四周沉浸在黄昏特有的静谧中,是19世纪的那份干净而纯洁的静谧!由铁大桥桥堍走下来,先入老公茂航运局的房子,又由房子走出,便见河上码头,还见码头旁停靠着的条条小火轮。

  这是固定航班中的其中一班。一个小火轮,拖着后面五六条小船,俗称列船。下午六点光景出发,先沿苏州河向下游慢慢驶去,待到驶过木制的外白渡桥,便折向了黄浦江,那时,船客中的一个,如晚清落第才子那般模样,见了两岸礼查饭店与英帝国领事总馆的巍峨模样,发一声长叹:“夷人已有这等气象,我等还有什么面子?”话音未落,只见他将手中的《孽海花》随手一扔,书本应声跌落在了船舱中。

  这晚清才子要去的地方是杭州,小火轮须经嘉兴折进大运河,然后才能到达杭州,耗时整整一天一夜,24小时。沿途中,倘若晚清才子还有兴趣,那是可以看到许多条扬着白帆的大木船正满载木头、布匹、粮食顺流而下地前往上海,当然也可以看到许多装载着各式各样洋货的小木船兴冲冲地来回往返,不过,夜色马上就要笼罩上来,黑夜中的黄浦江任什么也无法看清,除了点点渔火。

随着雾霾频频袭扰,零排放、零污染的纯电动汽车终于走进汽车消费的主战场——— 一线大城市。

随着雾霾频频袭扰,零排放、零污染的纯电动汽车终于走进汽车消费的主战场——— 一线大城市。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ej5.org/dt-news/show-28241971398764.html 本文原创,请珍惜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点新闻

1.4881198406219 s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